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2021年01月13日
所在位置: 主页 > 要闻要论 > 正文

深度关注 | 疫情防控的乡村短板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云舒 黄辉 柴雅欣

目前,河北省正采取强化监测预警、开展精准排查、鼓励群众减少流动聚集等多种方式,加强农村疫情防控。图为1月7日,石家庄市栾城区窦妪镇中心卫生院医务人员在给村民们做核酸检测。李明发 摄

与此前国内的几轮零散疫情相比,本次河北暴发的疫情有着显著的特点:在农村传播。

与城市相比,农村疫情防控具有特殊性,需要特别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春节将至,人口流动加大,疫情传播的风险将增大,而农村的疫情防控或将迎来更大的压力。

打好农村疫情防控保卫战,刻不容缓。

集中度高,关联性强,感染者85.5%来自农村

1月10日,河北省新增82例本土确诊病例,其中石家庄市报告77例(27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邢台市报告5例。截至1月10日24时,河北省现有本地确诊病例达265例,尚在医学观察本地无症状感染者203例。

1月11日下午,石家庄市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1月11日0时至12时,石家庄市新增确诊病例16例,无症状感染者5例。

此轮河北疫情发展较快,防控形势严峻。1月9日,第二场河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感染者中85.5%来自农村,年龄总体偏大,中位年龄46.5岁,出现社区传播、多代传播。

1月2日,河北省报告了本轮疫情的首例确诊病例——增村镇小果庄村一位61岁的女性村民。随后,小果庄村发现更多确诊病例,相邻的刘家佐村、东桥寨村、北桥寨村、南桥寨村等也陆续有人确诊;石家庄之外,邢台市南宫市也有人感染。

目前,石家庄、邢台两市已完成首轮全员核酸检测,共检测1300万余人,截至1月9日24时共筛查出364例检测阳性,呈现两个特点:集中度高,关联性强。

石家庄市和邢台市是目前河北确诊病例涉及的两个地区,而石家庄藁城区是“重灾区”。检测发现的阳性人员分布在石家庄市12个县市区,但主要集中在藁城区。自1月6日起,藁城区全域被调整为高风险地区。

截至目前,此轮疫情没有看到明显的拐点,扩散风险依然存在,溯源工作仍在进行中。

机场输入可能性大,婚宴、满月酒等成病例活动轨迹高频词

无论是去年年初暴发的武汉疫情,还是后来各地陆续散发的局部疫情,疫情发生地、扩散地多为城市。然而,此次河北疫情的暴发地,却是原本以为“安全”的农村。

从地理位置来看,增村镇紧邻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和高铁正定机场站,前者还是入境口岸之一,似乎为病毒传入提供了“交通便利”。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急办主任师鉴表示,根据综合调查工作,河北本轮疫情跟国内其他已发生过疫情的地区没有相关性,根据目前的流调情况看,病毒通过机场输入的可能性很大。

疫情传播呈现怎样的链条?目前,河北疫情的“零号病例”还未找到。基于现今早期病例发病时间点,初步估计“零号病例”早于2020年12月15日。

记者梳理相关部门公布的确诊患者行动轨迹,可以看出一些病毒传播的“蛛丝马迹”。

增村镇小果庄村是目前疫情的中心。截至1月9日24时,在官方公布的石家庄市172例确诊病例中,近60人为小果庄村村民,另有30余人曾有过小果庄村相关活动经历,包括定期到小果庄村参加活动、到小果庄村某超市购物、到小果庄村理发等。这表明,超一半确诊病例与小果庄村存在直接或间接关联。

婚宴、满月酒、赶集、聚餐等聚集性活动,是病例行动轨迹高频词。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冬天是有利于呼吸道传染病传播的季节,而且河北疫情地区村民的婚丧嫁娶等社会活动非常密集,加剧了疫情的传播。

根据已经发布信息,小果庄村及其周边村庄在去年底和今年初举办了多场婚宴,目前确诊病例里有近五分之一曾参加,其中一名44岁女性确诊病例4天参加了3场婚宴;加之不少村民缺乏防护意识,掉以轻心,更让疫情加速蔓延。有小果庄村村民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去年12月底,他参加某场亲戚的婚宴时,看到现场基本没有人戴口罩。

村卫生室和诊所,是增村镇多例确诊病例出现发热、乏力等症状后问诊、开药、输液的地方。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国多地药店曾经暂停销售退烧药、止咳药,诊所禁止接诊发热病人,要求具有发热、咳嗽症状的患者必须前往医院就诊。然而,随着国内大部分地区的疫情防控形势稳定,人们渐渐放松了警惕,当出现发热、咳嗽这些症状时,选择了“买点药”“扛一扛”。

事实上,在这波疫情中,村卫生室、诊所等基层医疗机构没有发挥发现感染者的“探头”作用。刘家佐村一位52岁的男性确诊病例,自2020年12月26日就出现发热症状,27日、29日、30日都到小果庄村某诊所就诊,但直到1月2日下午到新乐市人民医院就诊进行核酸检测后,才发现结果呈阳性。从出现症状到最后进行核酸检测,时间跨度超过一周。

冯子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病人数量仍在增加,说明病毒已经隐秘传播一段时间。从行动轨迹来看,病毒已在这个村庄传播开来,多位确诊病例此前半个月仅在小果庄村内活动,并没有外出。

防护意识不足、抵抗力弱,村里的老人成为病毒的袭击目标。据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咨询委员会专家、北京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观察,农村医疗条件相对较差,居民中老人和儿童多,他们的个体防护意识和健康知识掌握程度都较弱,更易受到病毒的“威胁”。

流动人口较多、地域广阔、村民防疫意识较差,导致农村防疫难度大

目前,我国有约6亿人口居住在农村。相比城市社区而言,农村流动人口较多、交通不便且地域广阔、常住人口防控意识与信息接收能力较弱、防控人力物力水平较低,是导致防疫难度大的重要因素。

不过,在各地对防控工作的重视下,新冠肺炎疫情最终没有在农村大规模暴发。基于此,人们一度认为,由于农村的人口密度小、空气环境好,病毒在农村的传播风险小于城市。

“河北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打破了这一预期。”中国价值医疗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梁嘉琳表示。

从病毒在农村的传播风险小于城市,到农村成为防疫的薄弱点,农村防疫做对了哪些工作,又出现了哪些漏洞?

“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这是应对传染病,特别是急性传染病非常重要的策略措施。”在回顾武汉疫情与此后发生的几波疫情时,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总结了一系列有效策略,最重要的就是“四早”。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早期,我国核酸检测的能力不足,农村尤其不能够满足临床诊断的需求。因此,当时的农村疫情防控主要采取道路管控和人口管控两种物理隔离技术。

“疫情暴发初期,一些农村地区自发的‘封村堵路’等‘硬核’防控模式,流传甚广。”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吕德文认为,随着疫情的进一步发展,各地的交通管控等级普遍提升,“卡口”得到广泛应用。正是通过“卡口”这一物理装置,乡镇干部、村干部、卫生人员、警察等不同类别和层级的治理力量得以重新组装;各个“卡口”通过交通线,构筑了农村疫情防控的毛细血管,编制了一张“严防死守”的疫情防控网络。

另一方面,是对人员进行管控,包括对感染者、疑似感染者、无法排除的发热者和密切接触者进行严格管控、对在疫情暴发期间去过疫区和来自疫区的人员进行摸排管控、对所有人员实行管控,倡导不出门、不聚会,有条件的地方还结合封闭式管理措施严格限制人员外出。吕德文表示,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农村主要是排查来自疫区的流动人口或在疫情期间到过疫区的本地人,在绝大多数地区实现了人口摸排的全覆盖。

正是通过深入的社会动员,实施了道路管控与人口管控,实现了疫情暴发初期的“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许多农村地区出色地完成了防控任务。而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清零”的相安无事之后,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今天,一些地方难免出现麻痹大意的情绪,令“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出现迟滞。

河北疫情敲响了警钟。“我们认为城市病毒传播风险大而忽略了农村。”吴浩表示,迟滞意味着,等发现病毒在农村传播时,可能已经开始了二代或三代传播,所以早发现依然是重中之重。“要向全社会告诫,病毒随时随地在我们身边,要做好自我防护和自我监测,农村也不例外。”

聚集性活动加剧疫情传播,村民健康意识较低,基层“健康把关人”失守,导致病毒得以隐秘蔓延

“反常的河北疫情,暴露了疫情防控的乡村‘短板’”。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认为。

1月11日下午,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疫情相关情况,顺义区赵全营镇联庄村的一家7口被诊断为新冠病毒感染者。北京官方指出,新增农村家庭聚集性病例,意味着城乡结合部流动人口防疫管理存在薄弱环节。

疫情期间,必须坚决防止聚集性风险。“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疫情源头同宗教聚集有直接关系。但疫情暴发前,一些信教群众曾在该村一户人家里有过聚集活动,同其他聚集活动一样,容易引起疫情扩散。”日前,石家庄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李占领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疫情暴发后,当地立即暂时关停了所有宗教活动场所。北京市宗教领域疫情防控工作同样全面升级,155个宗教活动场所全部暂停对外开放、暂停集体宗教活动。

村民较低的健康意识,是农村防疫的薄弱点之一。根据国家卫健委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城市居民健康素养水平为24.81%,农村居民水平仅为15.67%,农村居民、中西部地区居民、老年人群等的健康素养水平仍相对较低。

“本轮河北农村的‘超级传播者’就是兼具上述特征的‘欠发达农村地区的老人’。”梁嘉琳表示,较高血压、糖尿病等常见慢性病,新冠肺炎的感染症状更复杂,给部分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农村居民执行新冠肺炎诊疗规范带来巨大挑战。根据通报的流行病学调查信息,多个确诊病例在无法判断自己是否感染新冠肺炎的情况下,选择“自行服药”“诊所就医”,不仅耽误本人的治疗进程,而且加大交叉感染的风险。

村民放松警惕,基层“健康把关人”同样失守。“根据最新通报,河北疫情的零号病例要早于2020年12月15日,从2021年1月2日第一例确诊病例算,长达半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发现。”天津市泰达医院李青教授表示,“多个确诊病例到村卫生所和药店自行购药,如果这些医药点能做核酸检测的话,也许不会拖这么久才被发现。”

对此,吴浩表示,要发挥基层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个体诊所的哨点作用,发挥监测排查作用,发现问题要及时上报,同时要告诉老百姓及时就医。“国家卫健委在去年就发文,要在乡镇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普遍建设发热门诊和发热哨点,也要向老百姓进行标识,要发挥预警作用。”

吴浩认为,这次疫情中出现有患者自行到药房购药问题,提示要加强对诊所和药店的监管,做好信息共享,起到预警和监测作用。

多个省份全力布置春节疫情防控,确保疫情不因春运发生扩散

又是一年春节将至。在李小云看来,乡村人口虽然居住分散,但一旦外出人员回乡再加上春节礼节性走亲访友、参加婚宴、请客吃饭等,其流动和聚集程度往往胜过城市,群体聚集导致的加速传播效应很容易抵消居住分散带来的隔离传播效应。

过去一年,由于本土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人们的心态难免发生变化,甚至放松了警惕。但是,春运的启动意味着从城市返乡的流动,一旦在春节期间发生类似于河北的病毒传播模式,受限于农村医疗水平,将可能在节后返程带来乡村和城市疫情防控的双重压力。

日前,北京市疾控中心发布农村地区疫情防控指引。指引要求,外来人口也应纳入辖区人员管控范围,乡镇、村对外来人员一律做好“健康宝”查验和扫码登记。村内聚集性活动要严格控制,农村大集等易造成人员聚集的活动应在严格落实防控措施下举行。

面对严峻复杂的冬季疫情防控形势,为减少春节期间人员的大规模流动,1月1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成立春运工作专班,要求减少不必要出行,确保疫情不因春运扩散,引导错峰避峰出行。交通运输部门要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做好错峰放假、避峰开学、景区限量预约错峰接待等工作。

近日,北京、上海、宁夏、山东、河南、安徽、湖北等地先后发出“春节期间非必要不返乡”的倡议,鼓励企事业单位安排弹性休假,有条件的就地过年。

“今年春节,希望大家坚持原来一起抗疫的策略,正视风险。能避免的聚集尽量减少,不要举办人群过多的聚会。”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采访中表示。

人传人、物传人、人传物,从核酸检测阳性的汽车零部件,到频频爆雷的冷链,再到这一次在农村地区暴发,新冠病毒似乎无孔不入。虽然疫情已经发生了一年多,但人类对于新冠病毒的理解仍然有限,防疫意识容不得一丝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