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2020年07月28日
所在位置: 主页 > 廉韵清风 > 以案警示 > 正文

潜逃18年职务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

职务犯罪嫌疑人熊化明被抓捕归案

“有几次,我也想过回来自首,可是我连回来的路费都凑不够。”

“在外面这些年,我不敢坐火车、汽车,今年从成都走路回云南老家,走了三个多月。”

……

6月17日,在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大山深处一个偏僻的林场里,面对前来抓捕的民警,潜逃18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熊化明沉默了一会,平静地戴上了手铐。

相较于如今面容消瘦、衣衫破旧的样子,当初的熊化明精明干练、头脑灵活,1976年,20岁的他从家乡一个小山村参军入伍,在部队里,大多数人都评价他“能吃苦耐劳”。退役后,熊化明被分配到云南省大理州工商行政管理局个体私营经济协会和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作为出纳管理协会数个公款账户。

1996年,随着大理州兰花生意火热起来,熊化明内心有了“下海”的想法,但苦于缺少本金,一直未能付诸行动。看着每天从自己手里流过的单位经费,他动起了歪脑筋。1997年1月,熊化明私自兑现了单位到期的国库券,并截留了部分工作人员工资,用于投资兰花买卖。当时的他心存侥幸:“只是借来作为做生意的本金,等赚回来就把这钱还回去。”

可事与愿违,由于操作不善,熊化明投入的资金逐渐消耗殆尽,到2002年5月,他的资金账户已近亏空归零。

纸终究包不住火,眼看财务审计的日子逐渐逼近,挪用单位经费的行为马上就要败露,熊化明自认无力偿还“借走”的公款,他选择携款潜逃。

由于熊化明是逃犯,正规单位招工他不敢去,偶尔打打零工,或者靠捡垃圾换取食物;没有固定住所,只能每天把家当背在身上到处流浪;不敢乘坐火车、汽车,交通基本靠步行;累了,就在天桥底下、废弃的屋子里凑和一宿;生病了,也从不敢到医院看病。

为掩人耳目,2008年,熊化明利用二代身份证更换的时机,买通其亲戚熊文香,用熊文香的身份信息办理了一张假身份证。然而,聪明反被聪明误,正是这张假身份证,让他的逃亡之路走向了终结。

2017年10月,熊文香因病去世后,其户籍信息被注销,之后熊化明更加小心谨慎。2018年大理州监察委员会成立,大理州人民检察院将该案移送监委。在中央追逃办和云南省追逃办的督促指导下,大理州、大理市两级纪委监委组织开展了职务犯罪追逃追赃专项行动,抽调精干人员成立专班,集中力量开展追逃工作。

在对熊化明进行追踪的过程中,公安机关发现,在已经死亡且户籍信息被注销后,“熊文香”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四川成都等地却出现了零星的活动轨迹,这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注意。

依托公安大数据手段,办案人员进行了缜密的分析侦查,基本确定冒用熊文香身份的就是消失了18年的熊化明,并先后到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东胜县、云南昭通市威信县等地开展追逃。最终,经过仔细摸排熊化明亲属信息、多方征集群众举报线索、大数据技术定位等手段多管齐下,锁定了熊化明的行踪轨迹:他极有可能躲藏在昭通市威信县的深山当中。经过5天的搜山,办案人员最终在一处偏僻的林场将熊化明抓获。

被找到时,熊化明已经在大山深处的林场住了数个月,他在山里搭了一个窝棚,自己拾柴生火做饭,平时主要靠玉米、土豆、野菜充饥,过着三饥两饱的生活。“我已经几个月没有尝过肉味了……”押送熊化明归案的路上,办案人员给熊化明买了几个肉包,他才真正吃上了一顿饱饭,还脱下了已经破漏的雨鞋,换上了新买的运动鞋。

“这十八年来我吃不好睡不好,现在身无分文,拿走的公家钱没办法还清,对家人来说也是个拖累。”十八年东躲西藏的生活仿佛一场梦,梦醒之后只剩万分的悔恨。

“熊化明是大理州监察委员会成立以来追回的第2例职务犯罪外逃人员。”大理州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虽然他躲藏的地方十分隐蔽,爬过几个山头都遇不到一个人,但仍然被抓捕归案。这再一次说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管犯罪分子逃到哪里,哪怕‘隐居山林、与世隔绝’,都逃脱不了被绳之以法的结局。”